11月13日,楊麗萍出席國家大劇院《雲南映象》十周年紀念演出。
  新京報記者 秦斌 攝
  與*ST天龍聯姻泡湯之後,楊麗萍的雲南楊麗萍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雲南文化”)選擇在新三板掛牌,在還無演藝公司登陸A股的現狀面前,雲南文化希望以新三板(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為跳板,曲線登陸A股。
  作為雲南文化的實際控制人,現年56歲的楊麗萍,完成了從舞者“孔雀公主”向商人的轉變。雲南文化這家公司,依靠的也是楊麗萍創作並領舞的《孔雀》和《雲南映象》這兩部戲才得以盈利。雲南文化警示,存在“過於依賴楊麗萍個人表演和創作能力的風險”。在登陸A股市場之前,雲南文化需要讓投資者相信,在楊麗萍之外,公司依舊有能力創作出新的、受觀眾青睞的劇目。
  借殼未果 掛牌新三板
  11月3日,雲南文化掛牌新三板,證券代碼為“831239”。楊麗萍持有雲南文化69.475%的股份,是公司實際控制人,並擔任董事長,實際控制公司的經營管理。此時,距離今年2月25日,雲南文化借殼*ST天龍失敗不足10個月。
  2011年2月,雲南文化的前身雲南楊麗萍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楊麗萍以貨幣的方式,繳納了100萬元的註冊資本,擁有公司全部股權。
  2012年6月,雲南文化引入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深創投”)等5位投資人,共獲得了3000萬元的投資,出讓了公司30%的股權。
  正是在深創投的推動下,拉開了雲南文化進軍資本市場的序幕。深創投曾表示,將推動楊麗萍公司三到五年內在A股上市。一年半後,雲南文化就得到了一個借殼上市的機會。
  2013年,主營批發零售針紡織品、百貨、勞保、五金交電、通訊設備、建材等業務的*ST天龍連續虧損,面臨退市風險,開始尋求保殼方案。2013年12月25日,*ST天龍發佈公告:公司擬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方式收購雲南楊麗萍文化傳播全部股權,以現金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方式收購桂林廣維文華全部股權,並配套募集資金。後者系“印象·劉三姐”的運營公司。
  不過,這次廣受市場關註的重組,卻以破產告終。媒體報道稱,可能是因為*ST天龍存在巨額債務負擔,導致重組方信心受挫。
  *ST天龍於今年2月26日發佈公告,稱上述重組計劃可能被迫終止:因公司“保殼”的不確定性,重組方楊麗萍旗下公司信心受到影響。最終楊麗萍選擇了新三板(全國性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權交易平臺,主要針對中小型企業)這一平臺。
  7月29日,新三板正式接受了雲南文化掛牌的申請材料。據媒體報道,11月13日,雲南文化新三板掛牌新聞發佈會上,公司的宣傳視頻和發給媒體的新聞通稿中,都提到“爭取於2016年上半年完成上市”。
  兩部戲扛大梁的公司
  從主營業務上來看,雲南文化的收入構成比較單一。雲南文化主要從事具有雲南少數民族特色的大型歌舞、舞劇的創排及演出,並從事劇目創編、形象代言等衍生業務。
  雲南文化表示,其演出的主要劇目為《雲南映象》《孔雀》《雲南的響聲》等。目前,《雲南映象》作為定點演出劇目,在昆明的雲南藝術劇院演出;《孔雀》《2014版雲南映象》為巡演劇目。2010年底,《雲南的響聲》由於演出場地數量的限制暫停上演。
  《雲南映象》每年演出300場以上,全年觀看人數超10萬人。《孔雀》於2012年8月在昆明完成首演,其創作人員包括楊麗萍、葉錦添、薩頂頂等。雲南文化介紹,從首演以來,《孔雀》已完成了上百場的全國巡演。
  財報顯示,2012年至2014年上半年,雲南文化分別實現營收3215萬元、5044萬元和1328萬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894萬元、1341萬元和126萬元。其中2014年上半年,其營收和凈利都出現下滑。對此,公司解釋稱,劇目演出收入存在季節性波動特征。
  以《雲南映象》和《孔雀》為主的劇目演出收入,占雲南文化主營業務收入的70%以上,2014年上半年劇目演出的營收占比為75.6%。其中《雲南映象》的票價分為四個等級,最便宜的丙票每張140元,最貴的vip票每張400元。
  與此同時,劇目演出的毛利率處於下降狀態,由2012年的40.26%下降至2013年的26.38%,2014年上半年毛利率為22.28%。雲南文化稱,2013年,《孔雀》進行全國巡演,以及提高演員工資,使營業成本增加,導致毛利率下滑。
  在劇目創新上,雲南文化正在創作的《五朵金花》預計於2015年完成,於2016年在大理上演,計劃每年演出超過300場。
  在依靠兩部戲盈利的同時,雲南文化獲得了政府補貼提升凈利潤。2012年、2013年及2014年1-6月,雲南文化分別獲得了255.1萬元、355萬元和480萬元的政府補助,占公司當期凈利潤的比例分別為28.54%、26.47%和381.23%。
  雲南文化表示,政府補助構成本公司利潤來源的重要組成部分,“短期內,如果政府補助金額發生變動,仍將對本公司的盈利水平產生一定影響。”
  文化演藝公司遇上市難題
  雲南文化在新三板掛牌後,被有的媒體稱之為資本市場的“媒體第一股”。不過,在A股市場上,至今還沒有文化演藝公司的身影。
  此前,也有文化演藝公司試圖IPO。2012年杭州金海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簡稱“金海岸”)就曾提交了上市申請。金海岸官網介紹,金海岸是一家以劇院連鎖“金海岸演藝大舞臺”為主業,以旅游演出《西湖之夜》、國內外巡演《中國映象》及相關文化創意項目為一體的民營股份制文化企業。
  不過,2013年3月,金海岸撤回了IPO材料,上市中斷。
  2012年雲南文化引入深創投等投資者時,就提出IPO的目標;2013年IPO放緩後,雲南文化又謀求借殼上市。
  據媒體報道,在新《旅游法》明文禁止零負團費、強迫購物及參加自費項目導致游客銳減的背景下,盈利模式較為單一的雲南文化在資本市場上面臨一些問題,加之公司主要劇目創作、銷售嚴重依賴楊麗萍的個人表演和藝術創作能力,也使資本市場抱有疑慮。
  不過,雲南文化已經認識到上述問題,目前公司已成立“北京楊麗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主營舞臺科技創造及製作,“雲南楊麗萍影視發展有限公司”主營紀錄片、廣告片等製作與拍攝。
  藝恩咨詢副總裁侯濤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目前我國演藝市場還待開發,市場空間相對較小,還未產生較大規模的公司。侯濤認為,公司上市需要一定的品牌支持,支持這些企業做一些項目。目前我國演藝行業還沒有這樣具有品牌價值的公司。
  至於雲南文化,侯濤表示,該公司依靠的是楊麗萍的影響力,這種依賴有一定的風險,公司需要尋找到新的盈利點。此外,侯濤認為,演藝需要真人演出,無法大規模複製,阻礙了演藝公司的進一步發展;劇目的受眾群相對單一,這些都制約了演藝公司的發展。
  數據
  財報顯示,2012年至2014年上半年,雲南文化分別實現營收3215萬元、5044萬元和1328萬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894萬元、1341萬元和126萬元。其中2014年上半年,其營收和凈利都出現下滑。
  ■ 人物
  楊麗萍:從舞者到商人
  如果不是因為楊麗萍,一家公司掛牌新三板其實引不起多大的關註。
  楊麗萍已經吸引了足夠多的關註:以“孔雀舞”聞名,被稱為“孔雀公主”。自1988年登陸春晚被人熟知,其後,又多次登上春晚舞臺。2003年從中央民族歌舞團退休後,楊麗萍又創作了大型生態歌舞劇《雲南映象》,並憑該劇在2005年獲得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
  2012年,其又創作了《孔雀》,並帶著劇組到各地巡演。雖然1958年出生的楊麗萍已經56歲了,但一周前,她剛帶劇組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歌劇院,舉辦了楊麗萍創作《雲南映象》十周年紀念演出。
  在成功的藝術人生背後,楊麗萍還是一個商人。她希望旗下的公司能夠實現A股上市。借殼上市未果後,楊麗萍的公司選擇在新三板掛牌。以這樣的方式登陸資本市場後,楊麗萍也完成了從舞者到商人的轉變。
  與楊麗萍同一時代,且與她一樣在藝術和商業間游刃有餘的,也許就只有另一個春晚名人趙本山了,同樣以一己之力推動本山傳媒的成立、發展。1990年開始在央視春晚亮相的趙本山,比楊麗萍更早涉足商業:2003年4月,趙本山建立了遼寧民間藝術團,即本山傳媒的前身。兩人都以自己的名字為公司命名。
  楊麗萍與趙本山還有一個相同點,兩個人都在不斷推介自己的弟子:2009年,趙本山把小沈陽帶上春晚舞臺;次年,楊麗萍弟子蝦嘎在央視春晚舞臺上獨舞,蝦嘎也是雲南文化旗下的演員。楊麗萍還借助2014年春晚成功推出了外甥女小彩旗。
  雲南文化希望通過培養接班人,減少公司對楊麗萍的依賴。目前支撐雲南文化的兩個劇目,都是楊麗萍創作和領銜出演的。雖然楊麗萍對外界稱“離開舞臺還有幾年”,但雲南文化卻需要未雨綢繆,尋找楊麗萍之外,可以依賴的製作人和演員。
  在舞蹈領域取得巨大成功的楊麗萍,在商業領域想要取得同樣的成績,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新京報記者 朱星 北京報道  (原標題:借殼*ST天龍未果 楊麗萍舞向新三板)
創作者介紹

復古

mh42mhsx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