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秋天,一枚新型導彈呼嘯升空。半小時後,捷報傳來:導彈精準命中末區靶標。誰能想到,這枚導彈飛天的“指揮官”竟是一名士官——第二炮兵某旅四級軍士長邱仲琪。他成為該旅組建以來首名指揮導彈發射的士官指揮長。
  邱仲琪個頭不高,其貌不揚,但在單位里卻是無人不曉——他不僅在大大小小的比武考核中摘金奪銀,還是所屬基地“優秀班長標兵”,並榮獲了全軍優秀士官人才獎三等獎。
  1981年4月出生的邱仲琪老家在江西萍鄉,入伍前,在部隊當過兵的父親鼓勵他:“好好乾,爭取成為軍官!”
  但是,邱仲琪幾經努力,“軍官夢”依然破碎了。
  第一次,備考進入衝刺階段,上級考學政策調整的消息傳來:2年中專班招生考試取消。第二次,邱仲琪剛從第二炮兵工程大學士官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卻被告知“全日制士官學校畢業的士官,原則上不能提乾”。
  “說不失望那是假的。”邱仲琪那段時間乾啥都提不起勁兒。“政策每年都在變,你的各方面素質都很優秀,先乾好本職工作吧!”時任教導員秦汝闡一番話勸醒了他。
  畢業回到旅里,邱仲琪被分配到四營,隨即被任命為班長,一干就是13年。
  “邱班長凡事都沖在前,要求我們做到的,他自己先做到!”副班長武國敬還記得,2003年,連隊安排掏糞積肥。糞池臭氣熏天,邱仲琪二話沒說,穿好工作服跳下去開始“作業”。不一會兒,汗水和糞水在他臉上就留下一道道印記。
  選改為四級軍士長後,就有戰友“提醒”:“老邱啊!當班長每月就多幾百元職務費,操的心還不少。當個‘老兵’多省事,你圖個啥?”對此,邱仲琪微笑不語。
  但是,有一串數據能說明“老邱”到底圖啥:當班長,先後帶過89名戰士,13人成長為班長骨幹,15人在部隊入黨,2人考上軍校,1人提乾,6人榮立三等功,所帶班級三次榮立集體三等功。
  邱仲琪的專業素質更是沒話說——無論是專業理論還是實裝操作,無一例外都是“No.1”。還是上等兵時,他就按下發射按鈕送導彈飛天。迄今為止,在該旅還無第二人。
  “邱仲琪當1號手,指揮長可以把心放進肚子里!”在該旅幹了八年的政委柳長國如是說。其實,邱仲琪早已向著新目標發起衝擊了。
  前年春節剛過,旅里選拔發射架指揮長的消息傳來,邱仲琪第一個報了名。要知道,在二炮部隊導彈旅,指揮長幾乎都被高學歷的幹部“包攬”,這個崗位的分量可想而知。
  但是,邱仲琪“不信邪”,直接轉入加班加點不分白天黑夜的“瘋狂”狀態。學所有號位的專業,不懂就拉著連長請教,甚至半夜敲響營長宿舍的門;練全套指揮流程,他就圍著模擬訓練器材琢磨,逐項指令學、逐個課目過,一個月下來,筆記就摞了數十本。
  考核如期而至,邱仲琪與該旅40餘名軍官同台競技,最終以總評第三的成績如願被評定為發射架指揮長。
  去年8月中旬,該旅收到赴西北參加全軍聯合演習的命令。軍列上,邱仲琪興奮得幾宿都沒睡好。
  不料,列車行至中途,邱仲琪突然接到妻子湯春香的電話:兒子患急性病毒性腦炎,醫院連下了兩份病危通知書。經旅領導批准,邱仲琪連夜趕回醫院。所幸三天后,兒子的病情好轉。
  妻子的一句“‘大家’有你、小家有我”,讓邱仲琪感動之餘也吃了顆定心丸。次日一早,他就馬不停蹄趕往大漠深處的發射場。月底的考核中,邱仲琪帶領所在的發射架獨占鰲頭,最終拿到了導彈的“發射券”。
  金秋的大漠,萬里無雲。接上級指令後,邱仲琪鎮定自若,指揮發射車占領預定陣地,調平起豎、對準……一切就緒。“5、4、3、2、1,點火!”邱仲琪下達口令。“嗖”地一聲,一枚乳白色導彈直刺蒼穹。
  去年年底,邱仲琪當選該旅“感動軍營十大人物”,頒獎詞這樣寫道:“在他的身後,一群優秀的士官群體,已成長為導彈事業的中流砥柱。”  (原標題:邱仲琪:指揮導彈發射的士官)
創作者介紹

復古

mh42mhsx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