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治理小廣告”被寫入市政府工作報告。如何治理?為何有關部門天天清,小廣告依然難絕等問題引起代表和委員們的熱議。
  多名代表提到,治理小廣告這個頑疾,必須從源頭抓起。有代表指出,治理小廣告,需要立法甚至是立重法,即使不追刑責,經濟責任和行政責任也不能放過;有代表提到,要像治醉駕一樣治理;也有專家指出,除了“堵”住源頭治理,同時也要多註意疏堵,即加強社區服務等正規服務,讓小廣告的投放商沒有市場,也是根源治理的辦法之一。
  “像查醉駕一樣治”“立法、嚴格執行”“疏堵結合”針對城市小廣告屢禁不止代表指出——
  新探訪

  地產小廣告糾纏不休
  2013年上半年,經權威統計,北京地鐵公司共在車廂內清理出無法統計數量的小廣告646公斤。去年11月,本報也曾報道過地鐵車廂內存在大量發放小廣告的不文明行為。昨日下午,記者再次來到10號線地鐵站採訪,從角門東站上車後,記者發現車廂扶手上,仍插著一張張售賣房地產的小廣告。
  有的乘客為扶扶手,看都不看直接將小廣告抽出扔到地上;有些坐著的乘客會翻看兩眼,但到站後,便將小廣告留在座位上或直接扔在地上。就算乘客不扔,有時列車一動,插在扶手上的小廣告也會落到地上,很快便是滿地狼藉。
  記者發現,雖然小廣告出現的頻率減少了些,但售賣房產的小廣告仍存在。
  “可能都忙著過年去了。”昨天下午,在地鐵宋家莊站,一保潔人員也表示,到年底,廣告的數量漸少,但車廂內仍有不少樓盤的小廣告,多的時候一節車廂一天還是能清理出上百張的。
  兩三年時間

  發放方式變“侵略”
  經常乘坐地鐵出行的高女士告訴記者,2010年她還在上學,常坐13號線,當時發小廣告的人還是將小廣告遞到乘客手裡,有人接才發。但現在小廣告已經是以侵略的方式進入地鐵了,強行放在座位上或扶手上,讓你躲都躲不開。
  記者發現,不少廣告上卻只有樓盤項目和寫著化名的電話,並不刊登出廣告主的單位和具體地址。
  對此,地鐵工作人員也很無奈,能採取的措施就是增加檢查和巡邏,發現了儘量制止,但地鐵公司畢竟沒有執法權,對於印製小廣告的公司更是沒有管理辦法。
  事實上,小廣告的地盤遠不止地下,地面上各種租房廣告以及各種辦卡業務的廣告霸占了各個街道的牆面、電線桿等。
  從宋家莊地鐵口A口出來,就能看到一根直徑約一米的圓柱體廣告箱上被貼滿了各種小廣告,柱體從上到下已經被裹得嚴嚴實實,多是租房廣告。
  街道的環衛工人表示,街道曾定期用強力水槍進行清潔,頻繁時每周都要來,但仍除不凈。
  文/記者張穎川石愛華
  有聲音

  劉穎:建信用平臺對被查人員“限制”租房等
  市人大代表、首都經貿大學財政稅務學院副教授劉穎建議,出台針對治理非法張貼小廣告的法規依據,從源頭上根治此類城市“頑疾”。
  劉穎表示,當前,非法張貼小廣告和黑車、摩的等違法運營已成為嚴重影響本市形象的城市“頑疾”。
  目前,城管執法部門雖仍在開展對非法小廣告上的電話號碼取證上報工作,但自2012年1月1日《行政強製法》出台後,執法部門已無法對已取證上報的電話號碼實施停機。在查處麻將牌九、包小姐等涉黃、賭、毒、詐騙的違法小廣告時,缺乏必要的技偵手段,無法對相對人的違法行為進行有效取證,這些都有礙根治。
  對此劉穎建議,在針對非法小廣告涉及的電話號碼停機工作方面出台相關法律法規或工作措施。由市級部門統一牽頭,對涉嫌組織散髮黃、賭、毒等內容的小廣告的個人或單位全程跟蹤,從源頭治理。
  同時,建立全市人口信用平臺,對於破壞城市環境或接受處罰的相對人採取信用評分方式,對其就業、租房等產生影響,以遏制其違法行為。
  衛愛民:治小廣告該立重法嚴格執行
  “為什麼人家用小廣告就能營業,我們就不能用他們發佈的消息來找到他們?他有電話我們屏蔽掉電話不就行了?”人大代表、北京當代律師事務所律師衛愛民說,治理小廣告只要追究廣告發佈者的責任,誰發佈誰擔責就可以了。
  衛愛民建議,北京市政府對於全局性的、久治不愈的問題,應利用整體資源優勢,由市政府來牽頭治理。現在,北京雖然有多部門的聯動機制,但是作用沒有發揮起來,還存在執法不到位的問題。
  “對久治不愈的城市病,北京不僅要立法、還要立重法,且執法一定要嚴格。”衛愛民指出,一齣現奶粉荒,香港就立法、量刑,並嚴格執行。北京也應針對小廣告這種久治不愈的城市病立法,雖然不見得要追究發佈者的刑責,但經濟責任和行政責任都可追究。
  劉俊彩:重罰加設專貼處雙管齊下
  北京市人大代表劉俊彩表示,清理城市牛皮癬的現狀就是清洗的人力趕不上貼小廣告的人力,貼小廣告的人沒地方去貼,就會產生亂貼亂扔現象,這種情況就需要一個疏導的路徑,也就是開闢出一個專門的地方允許他們貼,做到“疏”。
  此外,市政市容委要加大宣傳力度,讓發小廣告的人認識到其行為違法,並讓雇主們認識可能帶來的相應後果,這就需要“堵”,也就是說治理小廣告可以像解決醉駕一樣,發現之後直接入刑,納入到法律體系內。疏堵結合,能很大程度上起到治理的作用。
  文/記者陳斯張鑫武文娟
  引熱議

  為治城市牛皮癬委員爭成一團
  18日上午,九三學社、無黨派界別的多名委員就給小廣告清理支招展開了“激烈”討論。
  “能不能把小廣告手機停了?”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唐曉青委員首先“發難”,認為應提高貼“小廣告”的成本,從源頭上讓小廣告貼不下去。
  隨後,柴文忠委員和張範委員幾乎同時張口:“早些年確實曾停過一段時間,但後來發現違反我國的通訊法,影響通訊自由。”
  張範委員跟著“吐槽”稱,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他人的號碼發小廣告,這樣的號被停掉,運營商就會遭投訴。上門取證超過了運營商的工作範圍,運營商“誤殺”號碼,後果也挺嚴重。
  方炎委員認為,治理小廣告取證成本太高,不應讓運營商承擔。有關部門應該先準備一筆錢,如果“誤殺”,機主可以帶著身份證號碼“報案”,城管、公安確認被冒用以後,立刻立案,馬上退錢、恢復運營,甚至給予賠償。
  幾個委員爭先恐後發言,險些“吵成”一團。此時唐曉青委員掏出手機,“能不能用技術手段,既能不停機,又能讓小廣告發不成?”唐委員想到是不是可以像手機軟件攔截垃圾短信一樣攔截小廣告。
  還有些委員認為,治理小廣告不能只靠堵,還必須“疏”。政府應選取一些正規的社區服務商和居民建立“聯繫”,讓居民可以享受正規服務。讓小廣告失去市場。
  文/記者蔣桂佳
  利執法

  希望手機、座機全實名全國可追責
  據執法人員介紹,北京的小廣告主要有三種,一是辦假證的,因公安部門的介入及打擊力度強,這部分小廣告已很少見;另一種是租房、售房小廣告,這部分占總數的70%至80%;另外就是超市、髮廊開業等小廣告,這部分較少。
  據介紹,北京規定,對房地產小廣告的查處,涉及房地產公司涉嫌組織散髮的,可予以最高10萬元的處罰。
  為規避處罰,房地產公司便改變策略,將散髮、張貼委托給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再臨時招人,散髮者為規避查處,則選擇身上不帶錢、不帶身份證等方式“上崗”。
  “所以只是理論上可以處罰,實際操作很難。”一名執法人員表示,城管部門曾對小廣告上的號碼進行停機處理,具體說就是從張貼的小廣告上留下的電話聯繫後,確定為實施小廣告者後,城管部門將電話報經上級主管部門批准後交予電信部門,由電信部門予以停機處理,但因《行政強製法》出台,此辦法也被暫停使用。
  “當時效果很明顯。”執法人員表示,希望有關方面應該實施手機(包括座機)實名制,讓執法部門可以在全國範圍內追責,將電話停機,並建立黑名單,從根上杜絕小廣告。
  文/記者洪雪
創作者介紹

復古

mh42mhsx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